娛(yu)樂(le)新聞 演出資訊(xun) 讀(du)書 彩票坊文學經典(dian) 衡(heng)水文藝 新書上架 文化衡(heng)水 歷史鉤沉 老照片 鑒賞收藏 今(jin)夜星空(kong)
 
當前(qian)位置: 主頁 > 文娛(yu) > 讀(du)書 >
“靈纏(chan)”是第一藝術力(呂國英)
時間(jian):2020-05-29 22:37   來(lai)源:衡(heng)水新聞網-衡(heng)水日報(bao)
衡(heng)水日報(bao)新聞熱線︰0318-2073456    衡(heng)水晚報(bao)新聞熱線︰0318-2065067、2061234

“靈纏(chan)”是第一藝術力

——寫(xie)在(zai)《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》出版之際



 

理論的價(jia)值,在(zai)于透視、解讀(du)現(xian)象,更在(zai)于認xian) ?鹺he)規律,尤其在(zai)于發現(xian)趨勢(shi)、預見未來(lai)。

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作為探(tan)研(yan)與創新文藝理論的新構建,直面文藝亂(luan)象,于時空(kong)隧(sui)道le)校 bai)謁(ye)藝術初(chu)心,觀(guan)察審(shen)美(mei)演變,眺瞻美(mei)的遠方jie) 頻牧槊鰲/p>

不言(yan)而喻,文藝從yong)紛(fen)呃lai),歷經千載演進,既(ji)有“造極”的輝(hui)煌,也有“隕落”的黯然。然而,“黯然”日久,必“孕(yun)”新機。新的文藝之復(fu)興,也往往以舊的文藝頹廢為“代(dai)價(jia)”。當下,文藝領域存在(zai)的流弊與亂(luan)象,無不昭告這種歷史“拐(guai)點”的漸(jian)行漸(jian)近。

檢視文藝演進,二十(shi)世紀末、新世紀初(chu)以來(lai),伴隨文藝進入市(shi)場、西方“先鋒派”大行其道,文藝領域出現(xian)任“三俗”、毀“三觀(guan)”的突出亂(luan)象。這些負(fu)能量、低趣(qu)味、俗境界的文藝亂(luan)象及其流弊,涉及諸多層面,具有多重表(biao)現(xian),突出體現(xian)在(zai)文藝管理、創作主體、創作環境等方面存在(zai)嚴xian)馗fu)躁及腐(fu)敗現(xian)象,私jie)襉耘蛘停 乇苣酥zhi)拒絕藝術擔當;于藝術形(xing)式、語言(yan)方面存在(zai)抄襲性模仿、復(fu)制(zhi)性生產;hui)zai)審(shen)美(mei)層面存在(zai)是非不分、善惡不辨、以丑為美(mei),制(zhi)造文化與藝術垃圾(ji);hui)zai)藝術市(shi)場層面存在(zai)以職、餃論價(jia),自我(wo)、聯手炒(chao)作,假拍、拍假;hui)zai)藝術批評層面存在(zai)運用體制(zhi)平台優(you)勢(shi)自我(wo)吹捧、阿諛(yu)奉承,無底(di)線拔高、無“常識(shi)”叫好。此亂(luan)象、流弊又相互作用、惡性循環,不斷向(xiang)“臨界”點演變、發展。問(wen)題(ti)之根本是文藝管理者及創作主體物質至(zhi)上、私jie)蛘停 乇芤帳醯5保 叢zai)于ye)枷xiang)混亂(luan)、審(shen)美(mei)坍塌(ta)、方向(xiang)迷失。

西方jie)ldquo;藝術終結”論,中國有“窮途末路”說。前(qian)者源自“邏輯”美(mei)學,漸(jian)行“進入”藝術實踐,嚴xian)爻寤骷萇匣婊hua),成為藝術“魔咒”。後者論爭(“存活”與“末日”)始于繪畫(hua),又延(yan)伸(shen)至(zhi)文藝領域,如今(jin)仍紛(fen)爭不斷;兩者似有異曲(qu)同工之“妙(miao)”,或“推波助瀾(lan)”文藝亂(luan)象,或“詛咒”藝術走向(xiang)終結,其問(wen)題(ti)表(biao)征是理念不同、學術之爭,本質是低維(維度空(kong)間(jian))站位、邏輯困(kun)仄(ze)。釋言(yan)之,就是僅于三維甚至(zhi)二維、一維思維之內觀(guan)藝,于抽象邏輯之中論藝,其結果自然導致不解文藝現(xian)象、難識(shi)文藝規律,又zhi)裨?囊瘴蠢lai)。

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既(ji)嘗試透視文藝亂(luan)象,又探(tan)研(yan)藝術演進規律,尤其于建構文藝新理論的意義(yi)上,眺瞻藝術與審(shen)美(mei)的遠方。

 


 

理論的矗立,不僅倚重傳統的繼承性yu)  鄣腦 蔥浴(yu)?逑檔謀蘸he)性,同樣倚重經典(dian)的集(ji)成性yu) 砟畹目(mu) fang)性yu) 形(xing)韉娜rong)合(he)性,尤其倚重思想(xiang)的超越性yu) 庖yi)的普遍性yu)?qian)瞻的終極性yu)/p>

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作為其核(he)心與靈魂之立論部分,由多篇(pian)文論構成,並以分論、合(he)論、綜(zong)論、補論、延(yan)論等著文成章,既(ji)各述(shu)其據、分別立論,又相互餃接(jie)、縱(zong)深遞進、高遠匯(hui)合(he);作為闡釋與拓展的解讀(du)部分,對應立論、縱(zong)橫由觀(guan)、細微所及,既(ji)擔當解疑、拓論使(shi)命,又回應繼承、集(ji)成、開放(fang)、融(rong)合(he)等諸多議題(ti)。

就其繼承性與原創性而論,“氣墨靈象”中的“氣”“墨”“靈”“象”,皆為傳統文化中哲(zhe)學、美(mei)學、藝術之重要(yao)範疇,均入古今(jin)文論中xing)難??榛hua)、審(shen)美(mei)、境界等經典(dian)闡釋。但無論古今(jin)中xing)鰨 還 zhe)學美(mei)學、文學藝術,“氣墨”未曾命“名”,“靈象”不hui)ldquo;道”,“氣墨靈象”也從未立“象”,尤其作為藝術理論、審(shen)美(mei)理念、哲(zhe)學與美(mei)學命題(ti),均具從無到jie)小?賾蚩﹦  ? /p>

就其閉合(he)性而論,“氣墨靈象”直面文藝流弊,提出表(biao)征是“亂(luan)象”,根本癥結是思想(xiang)理念陳腐(fu)、頹廢。而解決之道,“路徑”重要(yao),“標高”重要(yao),“方向(xiang)”尤其重要(yao)。其du)嘸 菀鍤牽ldquo;靈象”是“象”的遠方,“氣墨”是“筆墨”的未來(lai),“氣墨靈象”是至(zhi)美(mei)審(shen)美(mei),“高學大德”方審(shen)“至(zhi)美(mei)”,構成“推挽(wan)”方立“大藝”,遠方之美(mei)——氣墨靈象。

就其集(ji)成性yu)  fang)性與融(rong)合(he)性而論,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以“墨載象”論與“象承墨”觀(guan)察藝術演進、眺瞻藝術未來(lai),既(ji)蘊線墨、意墨、潑墨、樸墨等筆墨之“墨儀”,又融(rong)具象、意象、抽象、真象等藝象之“象境”,還納自然主義(yi)、現(xian)實主義(yi)、現(xian)代(dai)主義(yi)等流派之“派論”,是為涵古今(jin)、融(rong)中xing)鰨歡ldquo;天(tian)人合(he)一”無止(zhi)、“天(tian)我(wo)為一”無終,則“氣墨靈象”無極、致遠,是為無極之極、致遠之遠。

就其超越性yu) 佔 遠郟ldquo;氣墨靈象”之無極、致遠,是為自我(wo)超越、行向(xiang)終極,既(ji)呈現(xian)了理論上的時空(kong),也明晰了實踐上的方位。

就其普遍性而論,“氣墨靈象”之“墨”,是藝術創作中材料、工具、媒介等諸多藝術載體之“墨”,也是qian)bao)括創作現(xian)場、生態人文環境及藝術家(jia)在(zai)內的在(zai)“場”入“境”諸要(yao)素之“墨”;而“象”為藝術創作中“塑形(xing)立象”之“象”,也為藝術本質之生命理想(xiang)、精神實現(xian)中“極致審(shen)美(mei)”之“象”。如此,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既(ji)適用于文學、美(mei)術、書法,也適用于影視、戲劇、音樂(le)、舞蹈,對諸文藝形(xing)式均有借鑒意義(yi)。



 

理論的意義(yi),始于解疑釋惑、揭示(shi)事物本質、引領實踐演進,終于啟迪xian)腔邸 叫蚜槊鰨   呶 笨kong),形(xing)成創新思想(xiang)、超越理念,而後者方為核(he)心宗旨(zhi)、價(jia)值根本。

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探(tan)研(yan)美(mei)學、藝術、審(shen)美(mei)、境界、純粹之本質意涵,在(zai)竭力攀緣、盡眺致遠的方位、坐標,開放(fang)思想(xiang)、放(fang)逸(yi)精神、沐浴(yu)靈慧。

思想(xiang)立高地。實現(xian)文藝復(fu)興,藝術創新至(zhi)關(guan)重要(yao),而思想(xiang)、理念的創新,則是創新的根本。因為思想(xiang)、理念與形(xing)式、題(ti)材、技(ji)藝、手法等藝術實踐要(yao)素相比,始終是統帥、靈魂,永(yong)遠居于統攝(she)、引領地位。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承載“高地”擔當,又具“引領”使(shi)命。

潤靈是唯(wei)一。藝術創美(mei),慰藉靈魂。藝術的本質意義(yi)在(zai)于創造至(zhi)美(mei)、呈現(xian)審(shen)美(mei),表(biao)達生命理想(xiang)的精神狀貌。氣墨靈象與萬物靈性相會(hui),示(shi)萬物之靈顯現(xian),就是在(zai)生命理想(xiang)之精神實現(xian)的意義(yi)上,回應審(shen)美(mei),呈現(xian)大美(mei)。

無界方境界。藝術是文化的特殊(shu)存在(zai),也是文化的重要(yao)載體。文化融(rong)合(he)是大勢(shi)所趨,藝術融(rong)合(he)自然亦然。“氣墨靈象”藝術是“靈”的藝術,既(ji)融(rong)古今(jin),又融(rong)中xing)鰨  zai)極致融(rong)合(he)xian)校 嬌沙氏xian)藝術境界,是無界之境界,也是至(zhi)美(mei)之境界。

最美(mei)在(zai)高維。依(yi)美(mei)與維度空(kong)間(jian)關(guan)系論,一維之美(mei)在(zai)線中,二維之美(mei)在(zai)面上,三維之美(mei)在(zai)空(kong)間(jian)。顯然,維的mu)佔jian)決定美(mei)的mu)佔jian),高維時空(kong)呈現(xian)極致之美(mei)。氣墨靈象從線墨具象走來(lai),浸潤意墨意象、潑墨抽象,行向(xiang)藝術遠方,之中既(ji)跨越歷史、文化時空(kong),又超越哲(zhe)學、美(mei)學、藝術之融(rong)合(he),在(zai)至(zhi)高的精神與審(shen)美(mei)維度上,呈現(xian)最美(mei)的藝術形(xing)態。
 


 

理論的踐行,“明道”是前(qian)提,“行道”是根本;“講理”不可或缺,“通理”歸宗致遠。“明道”與“行道”相統一,“講理”與“通理”相一致,是為“知行合(he)一,止(zhi)于至(zhi)善”矣。此論為王(wang)陽明等歷代(dai)賢哲(zhe)所推崇。

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是藝術創造論,又是審(shen)美(mei)境界論;既(ji)涉哲(zhe)學美(mei)學,又涉藝術文化;既(ji)談藝術家(jia)之創作,也談受眾之藝念(審(shen)美(mei)需求與精神念望),構成相互作用、“推挽(wan)”遠行、循環“超越”的整一體系。

顯而易見,藝術是一種能力,而思想(xiang)、理念在(zai)其中更具關(guan)鍵性yu) 齠ㄐ宰饔謾H鞜耍 冉囊帳跛枷xiang)與理念無可置疑地構成第一藝術力。沒有藝術思想(xiang)、不立藝術理念,就沒有藝術能力,但若茫然、盲目(mu)或執意行之,其行xing)﹦ 爻煞匆帳趿Γ 囊章luan)象即(ji)為例證(zheng)。而文化在(zai)化,思想(xiang)需想(xiang),理念當念,“氣墨靈象”成為思想(xiang)、生成理念,方立藝術高地,進而成為第一藝術之力。其中,既(ji)有“明道”“講理”之道,又有“行道”“通理”之理。

“氣墨靈象”是以“氣墨”為“墨”,為“靈象”立“象”。文藝能否敬天(tian)地之神性yu)?ㄍ蛭鎦 樾浴(yu) 凶勻恢  瘢 氪看庖帳踔 辰紓 瓿繕shen)美(mei)救贖、安居靈魂之使(shi)命,取決于藝術家(jia)的精神與審(shen)美(mei)境界、家(jia)國與天(tian)下情(qing)懷,而這種境界、情(qing)懷,是“天(tian)人合(he)一”的通達、“天(tian)我(wo)為一”的靈悟,非“量子糾(jiu)纏(chan)”般之不hui)級 ldquo;心有靈犀(xi)”而不至(zhi)。換(huan)言(yan)之,藝術家(jia)不僅要(yao)有靈悟,而且要(yao)與物之靈性相“糾(jiu)纏(chan)”,進入“靈纏(chan)”境界,方獲第一藝術力,才呈“靈象”之“象”。

藝術之價(jia)值,在(zai)于其唯(wei)一性與不可復(fu)制(zhi)性yu)U庵治wei)一性,包(bao)含藝術創作的多層面、諸元素。藝術一旦成“型(xing)”立“象”,就成為“存在(zai)”、走入“歷史”,任何(he)形(xing)式的“重復(fu)”與“效仿”,均為對藝術的褻瀆(du)與反動(dong),也是藝術的頹廢、墮(duo)落與倒(dao)退(tui)。“氣墨靈象”是藝術的未來(lai)、審(shen)美(mei)的遠方,且為致遠之遠、無極之極。行向(xiang)遠方、眺瞻未來(lai),藝術而興者,“氣墨靈象”之“行”“通”致遠、無極引領也。

極而言(yan)之,文化度人,藝術亦然;藝術是每(mei)個人的“專利”,從不“嫌(xian)貧愛富”。人類文明史表(biao)明,藝術無處不hui)zai);追求純藝術是一種審(shen)美(mei)理想(xiang)。

事實上,人類精神生命中,審(shen)美(mei)是靈魂,藝術是承載。精神境界反映審(shen)美(mei)境界,審(shen)美(mei)境界決定藝術境界,藝術境界承載靈魂狀貌,而自在(zai)、安寧的靈魂狀貌,人者共(gong)願fu) 栽zai)心里。

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築(zhu)“高峰”,立“大美(mei)”,令(ling)藝術家(jia)“自度”高境界,讓受眾“推挽(wan)”即(ji)至(zhi)力,形(xing)成相向(xiang)作用,走向(xiang)超越循環。這就讓“明”與“行”、“講”與“通”,既(ji)存內在(zai)願力,又有xing)庠zai)推力,形(xing)成大藝立美(mei)、至(zhi)美(mei)審(shen)美(mei)的能量時空(kong)。

如此,“氣墨靈象”之所行者,大藝也。

如此,“氣墨靈象”之所通者,至(zhi)美(mei)也。

作者簡介

呂國英,文藝理論、藝術批評家(jia),作家(jia)、文化學者,解放(fang)軍報(bao)社原文化部主任、“長征副刊”主編(bian)、高級編(bian)輯,創立“氣墨靈象”藝術論,構建文藝理論新體系;提出“文藝創作十(shi)大命題(ti)”,探(tan)研(yan)藝術大美(mei)實現(xian)之道;撰寫(xie)“中國牛文化千字(zi)文”,塑形(xing)立象“牛文化”,著述(shu)出版專著多部、評論多篇(pian),逾數百萬字(zi),其中《大藝立三極》《未來(lai)藝術之路》中英雙語出版,《CHINA奇人》《神雕》《陶(tao)藝狂人》等多次再版,多篇(pian)(部)作品獲國家(jia)、軍隊(dui)重要(yao)獎項。

呂國英

(責任編(bian)輯︰丹(dan)微)


聲(sheng)明︰
?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(lai)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並不代(dai)表(biao)本網贊同其觀(guan)點,也不代(dai)表(biao)本網對其真實性負(fu)責。您若對該(gai)稿件內容有任何(he)wo)晌wen)或質疑,請(qing)立即(ji)與衡(heng)水新聞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並做(zuo)處理。
?本網刊登的服(fu)務(wu)信息、聯系電話等,均為公(gong)益性質,請(qing)您在(zai)參考使(shi)用時須謹慎,如有xing)侍ti)請(qing)立即(ji)向(xiang)有關(guan)部門報(bao)告。並通知本網刪除此信息。
?電話︰0318-2065027 衡(heng)水新聞網 傳真︰0318-2023128 郵箱︰hsxww1@163.com
?稿件處理時間(jian)︰9:00—18:00
閱讀(du)推薦
專題(ti)策劃
天天手游棋牌 | 下一页